大发客户端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客户端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6 17:45:2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2018年5月14日7点41分,川航3U8633航班在成都机场成功备降。图片来源/航空物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63例(无重症病例),现有疑似病例2例。累计确诊病例1761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698例,无死亡病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铝胶带内的空腔示意图。图片来源/调查报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调查报告中披露了更多“英雄机长”刘传健应对此次事故的细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民航局调查组针对事故中爆裂的风挡玻璃,进行了重点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2019年7月26日,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居民发现丢失的飞行组件。图片来源/封面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点7分10秒,舱音记录器中第二次出现“嘭”的一声,机长刘传健随即表示“我操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法取出氧气面罩,“英雄机长”高空缺氧飞行近20分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份长达131页的调查报告显示,川航“5·14”事故最大可能的原因是当事飞机右风挡封严(气象封严或封严硅胶)可能破损,风挡内部存在空腔,在风挡左下部拐角处出现潮湿环境下,电源导线被长期浸泡后绝缘性降低持续电弧放电,电弧产生的局部高温导致双层结构玻璃破裂,风挡不能承受驾驶舱内外压差从机身爆裂脱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天气信息显示,事发时所在飞行高度及区域无雷电、冰雹等重要天气,排除天气原因导致风挡破裂的可能。对B-6419号机风挡区域检查也未发现有鸟击痕迹。